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全球金融观察|大跌后100关口“失而复得”,美元指数后市或难大幅走弱

时间:07-24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30

全球金融观察|大跌后100关口“失而复得”,美元指数后市或难大幅走弱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吴斌 上海报道跌破100关口后,美元指数迅速反弹。过去一周,美元指数周线上涨1.14%,创两个月来最大涨幅。7月24日,美元指数在101关口附近震荡。这与本月早些时候的弱势形成了鲜明反差。7月中旬美元指数曾连续6天下跌,为2020年7月以来最长的连续下跌天数,六日跌幅高达4.5%。今年做空美元一度成为市场上最拥挤的交易之一,特别是在近期美国通胀降温的背景下。但看空美元也有风险,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开始,通胀从3%回落到2%更是一场硬仗。未来美国通胀可能出现反弹,可能会引发人们对美联储将更加鹰派的押注,并使得今年蓬勃发展的做空美元交易退潮。从过往的经验来看,今年早些时候美元指数也曾大跌,但一旦美国经济数据引发美联储紧缩预期升温,美元便会再度反弹。鉴于美联储货币政策前景远未尘埃落定,而且在核心通胀压力下大概率不会迅速转向鸽派,未来美元指数或仍有支撑。美元指数坐上“过山车”随着经济数据引发美联储紧缩预期起伏不定,美元指数也坐上了过山车,100关口“失而复得”。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6月以来,美元持续下行,近期加速回落,快速跌破100关口。5月31日至7月13日间,美元由104.7的高位快速下行,期间大幅回落4.1%并一度走低至99.57。通胀低预期、美联储官员放鸽下,加息预期的大幅降温无疑是美元快速下行的主要驱动。一方面,6月美国CPI、核心CPI分别超预期回落至3.0%、4.8%;另一方面,6月非农数据公布后,美联储官员也“鸽”声渐起,布拉德的辞职更是使坚定加息的阵营中少了一员大将。赤字问题也是美元的一大利空。圣路易斯联储数据显示,随着美国加大支出,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已从2000年的54%上升至118%。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持续恶化,已经对世界其他国家产生了巨大的净负债,至少在理论上,如果外国投资者抛售美元资产,其货币很容易遭受抛售。不过,随着近期经济数据再度爆出通胀隐忧,大跌的美元指数迅速反弹,重新站稳100关口上方。7月20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周美国首次申领失业救济人数降至22.8万,较之前一周的23.7万减少了9000人,创两个月低位,显示美国就业市场仍相对强劲,人们对美联储即将结束加息周期的预期产生了一些怀疑。仍要看货币政策“脸色”跌也美联储,涨也美联储,未来美元指数走势仍要看货币政策“脸色”。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Jerry Chen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最近美国CPI、PPI等数据出现了超预期的回落,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中,美联储加息抗通胀的战役已经获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没有必要再进一步激进加息。美联储将在7月27日凌晨公布利率决议,这次会议可能会成为一个转折点,可能会成为这一轮加息周期中的最后一次加息。另一方面,Jerry也认为,美联储应该还是会保持一定程度的谨慎,维持一定程度的鹰派立场,为未来的加息留有余地。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这背后的原因,一是美国的就业市场目前仍旧非常火爆,失业率处在3.6%的历史低位附近。通常来讲,如果失业率无法上升,通胀率就无法下降。另外,时薪增速依然高达4.4%,工资成本如果无法下降,对于通胀也是一个隐患。此外,从通胀本身来看,占CPI权重超过三成的租金价格在最近一段时间都保持着稳健的增长,3%的通胀要回落到2%的目标水平,这最后的一段路可能会充满挑战,通胀可能有非常大的粘性。与此呼应的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此前也曾多次指出,今年年底前美联储可能还需升息两次。在进入7月会前缄默期之前,美联储理事沃勒也提出继续收紧政策的理由:过去一年升息行动“对经济活动和通胀的打击应该比通常预测的要快得多”,因此不能指望紧缩政策会导致需求和通胀进一步大幅放缓。虽然近期通胀数据令人鼓舞,但“单一数据并不能说明趋势”。里奇蒙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巴尔金也表示,当前形势仍然给我们留下一个问题:在消费者仍在支出且劳动力市场依然如此强劲的情况下,通胀能否稳定下来?美国疲弱的6月通胀数据让他无法确信,通胀率正稳步下降。在Jerry看来,7月会议还要关注美联储如何回应何时降息这一问题,如果美联储尽可能地打击市场对降息的预期,美元指数有可能会获得一定程度的提振。近期数据显示,美国通胀已开始以更快、更持久的方式放缓,这可能会加剧美联储对于7月会议是否会最后一次加息的争论。美联储官员关注的关键问题在于:美国经济已经基本消化了激进加息的影响还是才刚刚开始?美元指数后市或难大幅走弱从种种迹象来看,美元指数后市或难大幅走弱。目前美联储官员仍咬紧牙关,不让投资者产生美联储抗通胀已经大功告成的预期,防止削弱货币政策对抗通胀的效果。到目前为止,美国就业市场并未受到激进加息重大影响,失业率仍处于3.6%的历史低位附近,新增就业岗位和工资增长速度还高于疫情之前,这意味着通胀仍有高企的风险。哈佛大学教授Jason Furman认为,按照美联储青睐的衡量标准,基础通胀率仍维持在3.5%左右。“在通胀率处于3.5%的情况下,7月不会是美联储最后一次加息,我认为我们对如何将通胀率从3.5%降至2%几乎一无所知,我担心的是可能需要推高失业率,才能走到最后的终点。”在赵伟看来,一方面,美国新冠疫情期间向中低收入人群的超额财政补贴明显抬升了居民的薪资预期,6月非农时薪增速超预期录得4.4%,或意味着美国的去通胀“下半场”将面临服务业粘性的影响;受较低财政补贴力度的影响,欧元区的“通胀-薪资螺旋”并不强,或意味着欧洲去通胀的阻力更弱,欧元区加息或也临近尾声,美欧货币政策将趋于收敛。另一方面,受制于财政支出等约束,本轮美欧经济下行中,欧元区或更为弱势,美欧基本面的分化也将对美元形成一定支撑。当然,市场上也不乏看空者。Monex USA外汇交易员Helen Give认为,美联储将先于大多数主要央行结束升息周期,从而削弱美元的长期动力。虽然美元可能会扳回近期的部分跌幅,但“展望六个月后,美元可能会比现在更加疲软。”对于美元指数而言,除了货币政策,经济前景也是关键影响因素。Jerry对记者表示,目前来看,美国经济衰退可能性降低,高盛预计未来一年的衰退概率从25%下降到了20%,“软着陆”逐渐成为了一种可能,甚至成了概率更高的一种情形。如果美国经济能够避免衰退,那么风险情绪自然将会卷土重来,这或将推动资金离开美元,流入一些高收益货币的市场寻求收益。尽管通胀已经降温,但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经济仍具韧性,美联储不太可能很快降息,这可能会限制美元短期内的下行空间。美元走势对人民币影响几何?赵伟分析称,近期美元指数一度快速回落,使人民币前期较大贬值压力明显弱化、人民币兑美元快速升值,但人民币兑欧元、瑞郎仍在贬值,人民币并未进入趋势性升值阶段。向后看,无论是美欧货币政策的收敛还是美欧基本面的分化均不支撑美元大幅走弱。外因支撑有限的背景下,人民币升值仍需内生动能的催化,稳增长政策是7月市场博弈焦点,对后续人民币走势至关重要。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